路人S—標點符號廢

9S只有一個,但2B的屁屁卻有兩個,2A的ㄋㄟㄋㄟ,讚!

【Fate/Grand Order】這種日子就是要發糖啊

Diarmuid是個就算在迦勒底這個怪人雲集的地方,也是算前幾名怪的人。

並不是他的性格或是傳說之類的,而是他的身體。

除了被女神詛咒的(Diarmuid:是祝福,Master。咕噠君:閉嘴,Diarmuid,你的女難還要我多說嗎?)愛之淚痣以外,另一個就是被他碰過的東西都會帶上蜂蜜味。

因此,在迦勒底中,糖分愛好者,號稱沒有糖分沒有人生的Master咕噠君,不管要吃什麼東西,都會讓Diarmuid去碰一下,甚至因此得了蛀牙。

羅瑪尼曾經吐槽過,咕噠君未來不是三高就是糖尿病,而這一定是Diarmuid慣的。

慌的當時的Diarmuid躲了Master整整一個禮拜。

之後被咕噠君報復也是理所當然了呢。

不做不死啊,羅瑪尼。(微笑.jpg)

總而言之,咕噠君雖然從小就要照顧妹妹咕噠子,導致他的性格成熟穩重,但這並不代表咕噠君就沒有頑皮的一面了。

至少咕噠君一直很想知道,到底是為什麼被Diarmuid碰過的東西會有蜂蜜味,這當中的科學在哪?(你在一堆非科學當中講求科學也是沒誰了,咕噠君)

如果是一些鍋碗瓢盆之類的,被碰過後會有蜂蜜味嗎?如果我要Diarmuid幫我抽張衛生紙,會是蜂蜜味的嗎?

迦勒底御主,冠位Master,藤丸立夏,人送外號咕噠君,今天也在想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呢。

咕噠君和咕噠子唯一相像的地方,大概就是行動力吧,想到就做的咕噠君喝掉餐桌上不知道是誰擺在那的飲料,找到了正在花園中的Diarmuid,花圃旁正在澆水的Diarmuid看起來……有點好吃?

咕噠君晃了晃腦袋,重新想起自己來這幹嘛的,悄悄默默的走到Diarmuid後面想嚇他一跳,但咕噠君忘記了英靈的數值不是常人能比,早就知道自家Master來了的Diarmuid慢慢悠悠轉過身,看到的就是正在墊著腳走路的咕噠君。

咕噠君尷尬的把平衡的手放下來站好,直接走向正微笑的看著他的Diarmuid。

「有什麼事嗎?Master。」Diarmuid問,嘴唇開合間,還能看見舌尖。

咕噠君忽然覺得很熱,看著Diarmuid強健的手臂,英俊的臉龐,連眼角那顆時常被自己取笑的淚痣都可愛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可口。

咕噠君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到這事,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咕噠君直接抓起了Diarmuid的手腕,將他的手指送到自己嘴裡。

Diarmuid:!!

Diarmuid嚇的將手快速的抽回來,手中的灑水器放在一旁花架上,碰上了咕噠君的腦袋。

「沒發燒阿…」Diarmuid奇怪的看著有點不太正常的咕噠君,不知道是不是該把他自己放在這去叫人。

咕噠君看著Diarmuid開開合合的嘴,耳邊是嗡嗡嗡的聲音,吵死了,咕噠君想。

於是行動力EX的咕噠君貼近了Diarmuid,直接將人嘴巴堵上,用嘴巴。

世界安靜了,咕噠君想。

然後咕噠君注意到了嘴上的觸感,軟軟的就像自己最喜歡吃的果凍,咬一咬還有淡淡的蜂蜜香。

這讓咕噠君高興壞了,不只咬,還舔。

舔著舔著,就將舌頭伸進了Diarmuid的嘴中,舔過牙齒和牙齦,稍稍用點力氣頂開後,就開始探索起這個小天地了。

「唔……」當咕噠君的舌尖碰上Diarmuid的舌時,Diarmuid終於從補魔的快感中清醒過來,但手腳無力的他早已被高出自己半顆頭的咕噠君抱在懷裡,無力反抗。

終於,咕噠君滿意了,在退出舌腔前,還在上顎偷偷舔了一口,讓以為已經結束的Diarmuid連腳都軟了。

咕噠君順勢將人放上花圃,整個人靠在他身上,周圍是Diarmuid精心栽培的花朵,半闔的花苞接收了咕噠君心情波動過大溢出的魔力,緩緩的綻開,而Diarmuid就躺在上面,薄紅染上臉頰,微微羞澀的表情真的是人比花嬌。

惹得咕噠君情不自禁的將手抹向Diarmuid唇邊剛剛舌吻時流出的口水,放進自己口裡。

「甜的。」

Diarmuid聽到後整張臉爆紅。

——————————

「奇怪……我要拿來惡整那個金閃閃的愛情魔藥怎麼不見了?」幼閃待在餐桌邊,怎麼都找不到自己剛剛在和亞歷山大玩之前放在這的東西。

……………分隔線……………

謝謝各位收看,原本是不打算寫的,但一上來就發現大家都在慶祝是怎樣?我不寫的話不就掉流行了嗎?

相信如果有從一開始看到這篇的人的話,都能發現我其實不太擅長角色的對話,如果我專注在主角的內心戲或動作時,對面的人就變屍體了,完全看不出互動感啊(躺

另外,單抽又來一直麻麻,看來我日服的麻麻傳說可以繼續下去了

然後我陸服的刀劍亂舞真的死去了,沒辦法玩太難過了吧,被被在那個實名認證後面看我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