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S—標點符號廢

9S只有一個,但2B的屁屁卻有兩個,2A的ㄋㄟㄋㄟ,讚!

【Fate/Grand Orden】我也是很想發糖啊

藤丸立香,迦勒底僅存的冠位Master,手中統帥著一批從者,外號咕噠子。平時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東調戲黑貞,西戲弄紅A,然後再蹭蹭可愛的小後輩瑪修,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每天和從者們一同外出特異點戰鬥,一定會有傷在身,但咕噠子每次都硬是撐著不去醫護室,堅決的執行了我選擇放棄治療的人生態度。

這讓羅瑪尼很不解,對他來說,就算只是削蘋果時被水果刀劃上一下,都值得大呼小叫半天,何況是被砍一刀呢,想想就覺得痛。

於是每次在走廊上巧遇時,羅瑪尼都會問咕噠子同樣的問題。

「(劃掉)你為什麼放棄治療(劃掉)你傷成這樣不痛嗎?」

咕噠子每次都會舉起她那白白淨淨的手臂,拍著完全沒有的胸肌說她沒事。

然後繼續她東欺負白貞,西撩撥汪醬,最後再摸摸瑪修的惹人嫌生活。

一直到忽然倒下為止。

羅瑪尼收到咕噠子失血過多暈厥的消息時,咕噠子已經躺在南丁格爾的病床上接受“治療”了,這讓羅瑪尼失落到蹲在房間的角落生蘑菇。

但其實也不是不能接受,比起一個半調子看起來不靠譜的醫生,還是胸大屁股大的護士姐姐受人歡迎些,可以理解。

這樣想著的羅瑪尼,出於擔心,還是前往了咕噠子的房間。

南丁格爾的治療已經結束了的樣子,房內只剩咕噠子一人在房間休息。

羅瑪尼看著靜靜地躺在床單上的咕噠子,蒼白的臉龐告訴了羅瑪尼她經歷了些什麼。

『果然,南丁格爾一定開了寶具。』

羅瑪尼非常了解咕噠子,這個精力充沛的女孩之所以在撩貓逗狗的旅途中沒有被自家從者幹掉,不只是因為她們之間一同相處戰鬥的羈絆,更多的是這個女孩根本是會走動的人形凶獸,是可以單手把金閃閃塞進牆裡的強大存在。

羅瑪尼歎了口氣,也不知道為了鎮壓這個Master多少人開了寶具,真是辛苦大家了。

羅瑪尼看咕噠子正在休息,撥了撥她亂翹的頭髮試圖讓它整齊些,但弄好的頭髮總是下一秒又變回原樣,活力四射的像是它們的主人。

怎麼弄都失敗的羅瑪尼最後終於放棄,聳拉著肩膀難過的準備回去向魔法☆梅莉訴苦。

他沒有看到的是,在他身後,咕噠子睜開了橙黃色的眼瞳。

——————————

「我看看…梅莉醬,今天我又被例行性無視了,雖然早就習慣了,但還是好難過,請問該怎麼辦呢……發送!」羅瑪尼看著眼前的魔法☆梅莉資訊頁面,上面的可愛女孩還有寫著,有什麼問題就通通交給魔法☆梅莉解決吧!的字樣,讓習慣上這個網站的羅瑪尼感到一絲安慰。

「沒問題的,就算全世界都不理我,我還是有梅莉醬的陪伴!」關掉了什麼回覆也沒有的網頁,羅瑪尼已經在自我調節中恢復過來,重新振作起精神。

——————————

「呦~Dr.羅曼,聽說你在我躺床上時也有來我的病床前嘲笑我是吧?」再度和咕噠子在走廊上相遇時,咕噠子一開口就是這句,讓原本想詢問身體好點沒的羅瑪尼強行吞下問候的話,開始叫冤。

「等、等等,我聽說你暈倒送到南丁格爾那裡去,特地去看你有沒有事的,沒有嘲笑啦!」

「多說無益!」最後羅瑪尼看到的,是咕噠子的鞋底,接著就失去意識了。

算了算了,看她那麼精神,大概是沒事了吧。

暈過去前,羅瑪尼欣慰的想。

清醒後,羅瑪尼發現自己已經在自己的房間裏了,拍了拍身上沾到的灰,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了不對。

「奇怪…」

——————————

「呦~羅曼!」咕噠子再度在走廊上和羅瑪尼打招呼。

但她對面沒有人。

……………分隔線……………

忽然的腦洞降臨,趁著午休碼了出來,然後希望這篇祭品文可以幫我抽到白貞,台服剛開就一堆人在曬卡,我需要聖女大人硬梆梆的胸口撫慰疼痛(躺)

如果我真的出白貞我就真的寫糖!

是說有人也有玩台服嗎?求勾搭,需要粗粗壯壯的大腿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