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S—標點符號廢

9S只有一個,但2B的屁屁卻有兩個,2A的ㄋㄟㄋㄟ,讚!

【Fate/Grand Orden】結婚(糖)

最近的迦勒底每時每刻都十分熱鬧,每個人或從者都在討論他們唯一沒有被冰凍起來的第48位御主,準備和醫療室的傻瓜醫生共結連理了。

這真的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要知道,自從知道2017年後人理將會毀滅,迦勒底剩餘的員工可以說是卯足了勁的工作,而沒有工作時,看著外頭呼呼吹著的大雪,只能被關在迦勒底中哪都不能去,就算沒有幽閉恐懼症的都被困出死宅現象了。

你說還有活動?中秋節、萬聖節什麼的,外頭白茫茫的一片完全沒有心情啊!還不如多工作點分心一下呢。

總之,能夠有一件迦勒底全體都能參與的活動真的是太好了,在這個壓力大到爆表的鬼地方,能夠換換心情,找點別的事做,最重要的,是能夠不用再被魔鬼達芬奇給使喚來使喚去,全體員工都真的非常感謝48號御主啊!

而這時正準備結婚的48號御主,藤丸立夏,正在他的房間中轉來轉去,負責幫忙著裝的小後輩瑪修也跟著前輩走動的腳步腦袋轉去轉來的。

終於受不了的瑪修止住了自己轉出幻影的眼睛,忍不住問了,「前輩,請問你不快點換衣服,在這走動是怎麼回事呢?」

「瑪修啊。」藤丸立夏的表情十分焦躁,「如果羅馬尼忽然不想和我結婚了怎麼辦,我是說,畢竟我們也才認識不久,興趣愛好什麼的也都沒有了解的很透徹,如果他忽然覺得不喜歡我了不嫁給我怎麼辦?我就這樣在典禮現場被新娘放鴿子,然後再也見不到羅馬尼了怎麼辦?」

「喔。」瑪修十分想要吐槽,但瑪修是個乖寶寶,瑪修不能吐前輩的嘈。「前輩,你想太多了,這大概是所謂的婚前恐懼症吧,就和所謂的產前憂鬱症一樣。」

「什麼!羅馬尼還有生育這種不科學的能力嗎?」藤丸立夏看起來更焦躁了。

不,我覺得並沒有,前輩,瑪修在心中默默吐槽。

「比起一直擔心這種事還不如快點換衣服,時間快不夠了喔。」瑪修指指差十分鐘就到正午十二點的時鐘,而婚禮開始的時間,就是正午十二點。

一陣兵荒馬亂。

另一邊,待在醫療室中已經換好一身純白西裝的羅馬尼,和沒有成功說服羅馬尼穿上女裝而一臉可惜的女方家長達芬奇正在聊天,話題在結婚後繼續與魔法☆梅莉通信算不算是精神出軌這種詭異問題上打轉,但羅馬尼完全沒有意識到,應該說,他正在十分認真的辯駁魔法☆梅莉完全是偶像與精神支柱,並不會造成出軌問題。(笑)

話題聊一直到魔法☆梅莉與我這種哲學類問答,瞄了眼時間的羅馬尼才忽然發現,準備結婚的時間已經快要到了。

達芬奇早就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將自己換成替身人偶,而她本人已經在會場待命了,一路狂奔的羅馬尼簡直欲哭無淚,他也知道最近藤丸立夏有嚴重的婚前恐懼症,如果時間到前還沒能趕到婚禮現場,可能迦勒底就得收穫第一個以及唯一一個一個上吊自殺的御主了。

趕緊趕慢終於到達會禮堂門前的羅馬尼,忽然感到非常的緊張,心臟蹦蹦跳的,快的像是下一秒就會從胸腔中逃跑似的。正午十二點的鐘打響,由某個金光閃閃的王贊助的,絕對準時的大鐘發出了響亮的鳴聲,門,緩緩開啟。

被裝飾的富麗堂皇的大廳像是到了另一個國度,七彩的氣球與五顏六色的彩帶在空中飄揚,傑克和童謠在椅子上蹦跳著一直到被愛麗絲菲爾這位端莊的女性給安撫下來,一旁一起坐著的安徒生正碎碎念著些什麼並飛快的揮舞著手中的羽毛筆。

也不是所有的從者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的,比如某個金光閃閃的王就正坐在不知何時開闢出來的,類似於觀景台的地方品著紅酒,看著底下的鬧劇,從下面望上去,還能看到他金色的碎發,喔,不對,那是幼閃閃。

從門開起就一直響奏的結婚進行曲,莊嚴的曲調也沒能讓迦勒底的員工們專注點,那邊低聲的開著醫生到底在上在下的賭盤已經到達了羅馬尼可能這輩子都沒看過的金額了。

就連坐在鋼琴前的莫札特也隨意到不行,手上彈著鋼琴但整個人都快黏到瑪麗皇后的身上了。

這時,端莊的站立在一旁欣慰的看著羅馬尼一身西裝筆挺的達芬奇,也伸出了右臂挽住羅馬尼的左臂,就這樣踏進了大門內。

門內,緊張的站在火紅色的長毯底端,同樣一身純白西裝的藤丸立夏,正在等著呢。

—————分隔線—————

好熱的天氣(死)
我決定去夏眠不要找我謝謝,這篇算是補完?大概就是前一篇的婚禮,真正立夏與羅曼的婚禮的樣子,上一篇設定是人理拯救後羅曼犧牲,立夏就用一整個倉庫的杯子做出的幻覺這樣,一些或高傲或擔憂的從者們當然不幹啦,所以婚禮現場只有幾個從者然後迦勒底的員工這樣,無限輪迴,瑪修是知道的,但瑪修完全沒辦法阻止。
一個不小心就寫超過我心裡預計的字數,於是只有一半,後面就是宣示,然後緊張的要命的立夏結結巴巴的說完誓詞,抖著手幫羅曼戴上婚戒這樣,不像前一篇,那篇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羅曼從頭到尾都沒說過半句話,而宣示時直接跳過羅曼的部分大概也是知道這個羅曼是個假的吧。
大概就這樣,其實還有更多從者的,但我懶的寫ww

感謝各位收看!(鞠躬)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