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S—標點符號廢

9S只有一個,但2B的屁屁卻有兩個,2A的ㄋㄟㄋㄟ,讚!

還能說什麼呢?好運氣第三發!打擴戰沒撈到不動,反而撈到一期,可以,你們粟田口的真會玩( ・ิω・ิ)
話說這是日服第一把四花太刀呢,陸服我只有一群可以打麻將的驚嚇鶴(・ิω・ิ)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今天運氣那麼好說不定明天就被車撞了(忽然悲觀)

我今天的運氣好到讓我有點害怕啊,裸妝出了五小時,我大概是把一年的好運氣都用掉了,另外也不用期待是巴型,我看到五小時樂昏了立馬加速出來個園長(・ิω・ิ)
好吧,也可以,反正我也沒有園長( ・ิω・ิ)

(瑟瑟發抖.jpg)

我也是單抽出奇蹟的人啦!
其實這是今天早上四點的事了,但是那時候很想睡,拍了張照片就放著,總之,今天看到我手上有三顆石頭,不知道那個靈光讓我把他按下去,對,我就成功領了歐洲單程機票一張(ノ´∀`*)
這是電腦軟體啦,我用電腦玩FGO
台版第一張五星,底下開放點文(但應該沒人會點忽然放心)

好啦我去刷狗糧了拜拜(*゚∀゚)

【Fate/Grand Orden】結婚(糖)

最近的迦勒底每時每刻都十分熱鬧,每個人或從者都在討論他們唯一沒有被冰凍起來的第48位御主,準備和醫療室的傻瓜醫生共結連理了。

這真的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要知道,自從知道2017年後人理將會毀滅,迦勒底剩餘的員工可以說是卯足了勁的工作,而沒有工作時,看著外頭呼呼吹著的大雪,只能被關在迦勒底中哪都不能去,就算沒有幽閉恐懼症的都被困出死宅現象了。

你說還有活動?中秋節、萬聖節什麼的,外頭白茫茫的一片完全沒有心情啊!還不如多工作點分心一下呢。

總之,能夠有一件迦勒底全體都能參與的活動真的是太好了,在這個壓力大到爆表的鬼地方,能夠換換心情,找點別的事做,最重要的,是能夠不用再被魔鬼達芬奇給使喚來使喚去,全體員工都真的非常感謝48號御主啊!

而這時正準備結婚的48號御主,藤丸立夏,正在他的房間中轉來轉去,負責幫忙著裝的小後輩瑪修也跟著前輩走動的腳步腦袋轉去轉來的。

終於受不了的瑪修止住了自己轉出幻影的眼睛,忍不住問了,「前輩,請問你不快點換衣服,在這走動是怎麼回事呢?」

「瑪修啊。」藤丸立夏的表情十分焦躁,「如果羅馬尼忽然不想和我結婚了怎麼辦,我是說,畢竟我們也才認識不久,興趣愛好什麼的也都沒有了解的很透徹,如果他忽然覺得不喜歡我了不嫁給我怎麼辦?我就這樣在典禮現場被新娘放鴿子,然後再也見不到羅馬尼了怎麼辦?」

「喔。」瑪修十分想要吐槽,但瑪修是個乖寶寶,瑪修不能吐前輩的嘈。「前輩,你想太多了,這大概是所謂的婚前恐懼症吧,就和所謂的產前憂鬱症一樣。」

「什麼!羅馬尼還有生育這種不科學的能力嗎?」藤丸立夏看起來更焦躁了。

不,我覺得並沒有,前輩,瑪修在心中默默吐槽。

「比起一直擔心這種事還不如快點換衣服,時間快不夠了喔。」瑪修指指差十分鐘就到正午十二點的時鐘,而婚禮開始的時間,就是正午十二點。

一陣兵荒馬亂。

另一邊,待在醫療室中已經換好一身純白西裝的羅馬尼,和沒有成功說服羅馬尼穿上女裝而一臉可惜的女方家長達芬奇正在聊天,話題在結婚後繼續與魔法☆梅莉通信算不算是精神出軌這種詭異問題上打轉,但羅馬尼完全沒有意識到,應該說,他正在十分認真的辯駁魔法☆梅莉完全是偶像與精神支柱,並不會造成出軌問題。(笑)

話題聊一直到魔法☆梅莉與我這種哲學類問答,瞄了眼時間的羅馬尼才忽然發現,準備結婚的時間已經快要到了。

達芬奇早就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將自己換成替身人偶,而她本人已經在會場待命了,一路狂奔的羅馬尼簡直欲哭無淚,他也知道最近藤丸立夏有嚴重的婚前恐懼症,如果時間到前還沒能趕到婚禮現場,可能迦勒底就得收穫第一個以及唯一一個一個上吊自殺的御主了。

趕緊趕慢終於到達會禮堂門前的羅馬尼,忽然感到非常的緊張,心臟蹦蹦跳的,快的像是下一秒就會從胸腔中逃跑似的。正午十二點的鐘打響,由某個金光閃閃的王贊助的,絕對準時的大鐘發出了響亮的鳴聲,門,緩緩開啟。

被裝飾的富麗堂皇的大廳像是到了另一個國度,七彩的氣球與五顏六色的彩帶在空中飄揚,傑克和童謠在椅子上蹦跳著一直到被愛麗絲菲爾這位端莊的女性給安撫下來,一旁一起坐著的安徒生正碎碎念著些什麼並飛快的揮舞著手中的羽毛筆。

也不是所有的從者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的,比如某個金光閃閃的王就正坐在不知何時開闢出來的,類似於觀景台的地方品著紅酒,看著底下的鬧劇,從下面望上去,還能看到他金色的碎發,喔,不對,那是幼閃閃。

從門開起就一直響奏的結婚進行曲,莊嚴的曲調也沒能讓迦勒底的員工們專注點,那邊低聲的開著醫生到底在上在下的賭盤已經到達了羅馬尼可能這輩子都沒看過的金額了。

就連坐在鋼琴前的莫札特也隨意到不行,手上彈著鋼琴但整個人都快黏到瑪麗皇后的身上了。

這時,端莊的站立在一旁欣慰的看著羅馬尼一身西裝筆挺的達芬奇,也伸出了右臂挽住羅馬尼的左臂,就這樣踏進了大門內。

門內,緊張的站在火紅色的長毯底端,同樣一身純白西裝的藤丸立夏,正在等著呢。

—————分隔線—————

好熱的天氣(死)
我決定去夏眠不要找我謝謝,這篇算是補完?大概就是前一篇的婚禮,真正立夏與羅曼的婚禮的樣子,上一篇設定是人理拯救後羅曼犧牲,立夏就用一整個倉庫的杯子做出的幻覺這樣,一些或高傲或擔憂的從者們當然不幹啦,所以婚禮現場只有幾個從者然後迦勒底的員工這樣,無限輪迴,瑪修是知道的,但瑪修完全沒辦法阻止。
一個不小心就寫超過我心裡預計的字數,於是只有一半,後面就是宣示,然後緊張的要命的立夏結結巴巴的說完誓詞,抖著手幫羅曼戴上婚戒這樣,不像前一篇,那篇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羅曼從頭到尾都沒說過半句話,而宣示時直接跳過羅曼的部分大概也是知道這個羅曼是個假的吧。
大概就這樣,其實還有更多從者的,但我懶的寫ww

感謝各位收看!(鞠躬)

【刀劍亂舞】黑森林蛋糕與玫瑰花茶·本丸

一間簡約溫馨的咖啡屋裡,正午的陽光透過透明玻璃灑在沙發椅上,象徵開門的叮鈴聲、布穀鐘的滴答聲和輕柔的鋼琴音樂在小小的空間中迴盪,咖啡屋的老闆忙碌的來回於櫃檯與餐桌之間送上餐點和飲料,而慵懶地趴在櫃檯上看著老闆像個陀螺般旋轉著的服務生,也是這間咖啡屋的一道風景吧。

「明石國行!你再不幫忙我就炒了你讓你睡大街!」老闆的憤怒在周遭客人的哄堂大笑與服務生心不甘情不願的端起玫瑰花茶後明顯平復了下來,一些新來的顧客從沒見過這種陣仗,不安的打聽這個帥氣逼人的年輕男人是不是得罪過這個心情不太美麗的老闆,而一些熟到不能再熟的客人留下的就是一些打趣聲了。

「讓我算算,都已經第幾次啦,什麼時候才要將人家掃地出門?我願意包養他啊哈哈。」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女子說著,笑得開心時,掩上唇口的粗短手指上,還帶著一顆足有一個指節大的紅寶石戒指。

「對啊對啊,明明就是個爛好人,卻總是這樣威脅,我看他早就不擔心這個問題啦。」一旁也是常客的年輕大姐也跟著打趣,她可是親眼看過這間店的老闆在服務生睡著後,輕輕為他披上毛毯的溫柔動作的,更何況,服務生他家的孩子一個兩個都像善解人意的小天使,就算為了他們兩個,怎麼樣也要將人給留在店裡啊。

無論是新人的疑惑或是熟人的打趣都不在意的老闆,在盯著服務生將那杯早該被送上的玫瑰花茶放到待在角落上坐著的客人面前後,阻止了服務生一回到櫃檯就馬上癱軟成一坨史萊姆的動作,並將一盤黑森林蛋糕交給了他。

「去,把這盤送上。」清楚老闆為人的服務生在哀嘆一聲後,慢吞吞的重新爬起來,又慢悠悠地走到角落的座位前,將碟子放在桌上後,就倒在椅子上不動了。

「這…這不是我點的…」在室內也戴著兜帽的客人說著,聲音有點羞澀,似乎服務生的回答大聲一點,都能讓他原地跳起奪門而出。

真像隻正不安的兔子啊,服務生想著,趴在桌上往上看,也只能看到從兜帽中露出來一點的金色碎發,發現了服務生正在看他的客人快速的將帽沿拉的更低了。

「老闆招待。」服務生懶洋洋的開口,低沉的嗓音讓人第一時間先是欣賞,在呆立了一時半刻後才會意識到他說了些什麼。

「不用太感激,反正老闆是個怪人,看順眼就會隨便招待。」服務生快速的補充讓已經準備跳窗的金髮少年安心了點,重新坐回椅子上。

這時已經解決掉結帳的客人,剛走過來就聽到自家服務生在說他的壞話,快速且隱蔽的踩了服務生一腳後,也跟著服務生趴在涼涼的桌子上,滿足的嘆了口氣。

「唔,我又沒說錯。」而服務生也學著老闆的姿勢,兩人就這樣躺在桌上吵起來了。

就在金髮少年不知所措時,待在廚房中一直沒等到下一張新的點菜單而走出來的獨眼廚師,快速的抓起兩人後領著他們的領子走了,走前還大方的宣佈了金髮少年今天的單都免了。

老闆還嘀嘀咕咕的。

「燭台切你學壞了,我才是老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

「那以後蛋糕和咖啡豆你自己想辦法。」

「麻麻我錯了。」

獨眼男人穿的像一個夜店牛郎而不是個廚師,但長相不關廚藝,他的甜點真的是非常好吃。

金髮青年挖了口黑森林蛋糕放入口中後這麼想。

—————分隔線—————

日常到不能再日常的一章!換了換新風格不知道好不好,今天換了個枕頭後結果落枕,脖子和腰都痛得我想直接把他們拆下來qaq

我其實不知道被被是甜黨還是鹹黨的,但我想他一定是吃糖長大的所以就把他歸到甜黨去了,但為了照顧鹹黨觀眾我還是特意選了不那麼甜的黑森林蛋糕,快崇拜我!

其實完全是作者最近吃了什麼文中角色就必須吃什麼的一個我最近吃了啥的例行報告,所以跟我說被被不會點玫瑰花茶的都可以退下了ww

不知不覺廢話太多,總而言之。

感謝各位收看!(鞠躬)

【Fate/Grand Order】結婚

當羅曼從昏昏沉沉的暈眩中醒過來時,就發現自己正在迦勒底中最大的禮堂裡。周圍是鮮花彩帶和五顏六色的氣球,而迦勒底的員工們正坐在一個個被絨布裝飾的椅子上,他們每個人都歡欣鼓舞的樣子讓羅曼以為最近有什麼特別的節慶,但怎麼可能呢?

在羅曼的前方有一條火紅色的長毯,上頭鋪滿了新鮮的玫瑰花瓣,都可以看得到清晨的水珠那種,而站在一旁的達文西也換下了她那身雍容華貴的禮服,該而代之的是一身米白的長裙。

「走吧,羅曼。」達文西邊說邊勾住了羅曼的手臂,這時羅曼才神經大條的發現自己的衣服也從一身白大褂變成了……

婚紗?

羅曼低下頭檢查了一下身上的穿著,純白的頭紗蓋在自己微捲的頭髮上,滑過臉頰垂到地上。而身後長長的拖著的裙擺上頭裝飾的蕾絲和珍珠能讓任何一個階段的女性瘋狂尖叫。

當然,把這衣服穿在身上的羅曼也想尖叫。

「走吧,新郎都等急了。」達文西說著,就邁開了步伐拖著羅曼走上紅毯,而紅毯底端,則站著迦勒底中的冠位御主,藤丸立夏。

他穿著一套配套的純白西裝,剪裁良好的西裝完美展現了身材曲線,脖子以下全是腿的黃金比例讓他看起來像在伸展台上。

達文西帶著羅曼走到藤丸立夏面前後,將手中的羅曼交給藤丸立夏就走到一旁開始擦眼淚了。

等等發生什麼事?羅曼整個人都是問號的形狀了,怎麼一睜開眼睛就遇到這種奇怪狀態呢?而且為什麼自己到現在還沒驚叫著逃離這個地方?

站在演講台上的瑪修似乎是擔任著牧師的角色,翻著手中的聖經,耳邊也適時的開始迴盪起了結婚進行曲。

羅曼眼角餘光瞄到,正在負責演奏鋼琴的是貝多芬,這位從者也不負他的音樂素養,已經開始有人在偷偷擦淚了。

這時瑪修已經準備好了,在清咳幾聲後,整個禮堂中的講話聲全都沒了,只剩音樂聲迴盪在空氣中。

「在上帝以及今天來到這裡的眾位見證人面前,你,藤丸立夏,願意娶你身旁的羅瑪尼·阿基曼作為你的妻子。

你願意從今時直到永遠,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你將永遠愛著他、珍惜他,對他忠實,直到永永遠遠嗎?」

瑪修的聲音嚴肅莊重,而藤丸立夏的表情也是一樣的認真,就像他真的是想要娶一個男人為妻一般。

「我願意。」聲音中的激動怎麼也藏不住,讓羅曼都有些恍惚了。

「我宣布你們是夫妻了。」瑪修直接宣布。

「你現在可以輕吻新娘了。」等等!我的意見呢?羅曼想著,沒道理自己的婚禮竟然是這樣一個強買強賣的局面吧!

然而不等羅曼出聲抗議,藤丸立夏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轉了過來,羅曼的眼睛倒影著越放越大的臉,最終,兩人負距離接觸。

藤丸立夏貼近後毫不猶豫的就吻上了羅曼的唇,羅曼薄薄的唇瓣被藤丸立夏啃咬出血,而藤丸立夏的舌頭也跟著伸了出來,舌尖輕輕撬開了還處於出神狀態的羅曼,纏上了羅曼的舌,瘋狂的汲取著羅曼口中的空氣,而手臂也像鐵鉗,環繞著羅曼的身軀,像是要將他揉進自己身體般的用力。

當羅曼被吻到腳軟的都快站不住後,藤丸立夏才依依不捨的將唇舌退出,一縷銀絲跟著藤丸立夏退出的舌頭,像是也在捨不得離開他們之間的纏綿。

藤丸立夏笑著靠近了羅曼的唇邊,在羅曼以為又要再來一次那個激烈的擁吻時,伸出舌尖舔了舔羅曼的嘴角將它舔進自己的口中,邪肆的表情讓羅曼整個人都害羞的眼神飄移。

當藤丸立夏帶著他新出爐的老婆離開後,還站在原地沒有離開的瑪修嘆了口氣,無奈的將手中的聖經合上,露出了在她身後,羅曼沒有看到的一個金色杯子。

「前輩,你還要沉溺在幻夢中多久呢?」

—————分隔線—————

耶耶!修仙使我快樂!台版的萬聖節活動剛出,也不知道現在才七月是在慶祝那個國家的萬聖節的,看到關於婚禮要熱鬧或者簡約時就想著乾脆讓一旁還在幸災樂禍的醫生結婚吧ww

花嫁の醫生,不來一發嗎www

感謝各位收看!(鞠躬)

【刀劍亂舞】別慌,先找時光機

拉斯維加斯,一個紙醉金迷、徹夜狂歡的好地方,你可能一個晚上就在這個龐大的銷金窟中揮霍掉上百萬,也有可能就靠一枚籌碼成為新一代億萬富翁,命運和機會的骰子骨碌碌的轉動,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同時,這裡也是世界上最容易結婚與離婚的地方,路邊教堂的神父24小時為你服務,路邊也能隨便抓到兩個證婚人。你可能在前一天晚上還覺得他與你相性良好,他簡直是上帝賜予給你的絕佳伴侶,你們根本天生一對就去結婚,隔天早上醒來後發現他有些邋遢和你想像的不一樣,又去離婚了。

為什麼會特意提到這點呢?因為你目前正在拉斯維加斯的一間頂級飯店中最頂級的總統套房裡,看著躺在你旁邊的男人頭痛著。

天!雖然你天生喜歡男人,但不代表你要在這種到處都是玩玩就算了的地方把你的第一次婚姻交代出去!腳邊的結婚證書簡直是在嘲笑你的自製力,同伴千交代萬交代不能喝酒的後果可沒有這一條啊!

你捂著臉愧對於同伴殷殷教誨,完全可以想像得出來他知道後是怎麼個冷漠臉了。
想起同伴的死人臉,你簡直想沖上頂樓玩一次不綁安全帶的高空彈跳。

就在你心中的小劇場演到同伴舉起刀準備砍人時,一旁躺在床上的男人似乎醒了,嗚噎一聲後,長而挺翹的睫毛動了動,睜開了他的眼睛。

你似乎看見了月亮,黑夜中繁星點點,皎潔的月高掛天空,熟睡時就已經非常漂亮的臉,再加上這雙眼睛中的你,彷彿是嫦娥終於忍耐不了月亮上的空洞寂寥,偷偷降臨人間。

你在想什麼啊怎麼忽然文藝起來了,他醒過來啦!該怎麼辦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男人盯著你的視線讓你全身上下就像燃燒起來了一樣,害羞的。

總,總之,先找時光機!

就在你準備用遇到野獸時的策略,盯著對方眼睛,身體緩緩的,不讓對方警覺爆起的,後退的時候,男人張開了唇,好看的唇瓣上下碰觸著,但說出的話讓你想要立馬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他說:「夫君,怎麼了,不再睡一下嗎?」

原地爆炸。

什什什什麼夫君!為什麼現在還有人會用那麼古老的稱號,不對,為什麼他這樣叫你,昨天喝醉之後你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啊!

你抱著腦袋縮成一團,尤其是眼角餘光看到起床的男人身上什麼也沒穿的坐在床邊伸懶腰時,你簡直想直接滾走。

你呆呆的看著男人什麼也沒穿就直接走進盥洗室,接著裡頭傳來水聲。

忽然你想到自己早上醒來後過於震驚,衣服也沒換,澡也沒洗,甚至牙都還沒刷,潔癖症晚期的你感覺全身上下都不對勁,打起勇氣也跟了進去。

裡頭,男人正在沐浴,嘩啦啦的水聲和男人喘息的聲音隔著一片薄薄的半透明玻璃傳進你的耳裡。

你想你的同伴了。

將一套新的牙刷拆開後,你在洗手台前開始洗漱,口裡的泡沫是清新的薄荷味,讓你剛睡醒的腦袋清醒點,但你的腦海裡卻怎麼樣都只能想到男人好聽的喘息聲。

終於,水聲停了,赤裸的男人,頭髮還滴著水走了出來,走到這時已經在洗臉的你旁邊,拿起你剛用過的牙刷擠了牙膏就放嘴裡了,整個過程理所當然的順暢差點讓你以為那根牙刷其實是他的。

不對你剛剛才拆封呢。

你就這樣目瞪口呆的看著男人將牙齒刷好後走了出去,臉上的泡沫都滴進眼睛了才回神。

當你盥洗好後,走出去才發現,男人坐回床沿,滴著水的腦袋還是在滴著水,赤裸的身體還是赤裸著,但白玉般骨節分明的手指中拿著的,不正是你們的結婚證書嗎!

他這時也發現了你,拿著結婚證書的手向你招了招,還怕你不懂他的意思,手中一直念著夫君夫君的。

好想死。

你無奈的嘆了口氣,也跟著一起坐在床沿,想要跟他解釋這一切只是個意外,但沒想到這人也是挺古板固執的。

「你別叫我夫君,我不是你的夫君啊!」這稱呼你想吐槽很久了,為啥一個大男人會一直對著你夫君夫君的叫阿,違和感賽高。

男人的回答只是舉起了手中的結婚證書,用控訴的眼神看著你,看的你都尷尬了起來。

「十分抱歉,雖然這樣講有點渣,但我真的只是喝醉了,沒有和你結婚的意思。」你嚴肅認真的看著他,而他懶洋洋的用那雙桃花眼瞥了你一眼,就讓你渾身上下像通了電似的,麻麻的。

「但是,我們都同床共枕過了,夫君你還想休了我嗎?」他眨著墨藍色的眼睛看著你,讓你差點以為你酒後…咳哼,要不是你醒來時身上衣服全都好好的,你都差一點要跪下來負責了。

「你看我們只是普通的陌生人,性格愛好什麼的也不太了解,我其實喜歡的是女孩子的。」抱歉了櫃子,情急之下你就讓我再重新進去吧。

「但是,夫君明明昨天在夜店的時候和我聊得那麼開心,還說喜歡我,沒想到才一天的時間而已,就喜新厭舊了嗎?」男人以手掩面,別這樣啊,想要捂臉的是你才對,這男人真的講不聽啊。

雞同鴨講了一番後,看不慣腦袋滴水的你,習慣性的將毛巾按上了他的頭髮,接著耐心的開始搓揉著。等到頭髮完全乾掉,你看著男人笑瞇瞇的眼神才發覺不對,平時幫妹妹擦頭髮什麼的太習慣了,結果就順手幫他擦了啊!

『叮鈴鈴鈴叮鈴鈴鈴~』就在你非常尷尬的時候,手機響了,你簡直像看到救命恩人一樣粉撲著摸上了放在床頭的手機。

『恭喜啊,什麼時候補喝喜酒?』你聽見你同伴奇怪的問話。

「什麼喜酒?」你連對象都沒有呢。

『別裝了,你的Facebook上面已經傳開了,你對象長的不錯啊,什麼時候帶嫂子出來瞧瞧?』聽到這裡你驚了。

「等,等等,你們怎麼會知道!」

『你都把你們兩個的結婚證書放上去炫耀了,我怎麼不知道,你家妹妹知道後都開了兩瓶香檳慶祝了。』同伴好笑的聲音從話筒傳出,你只是顫抖著手指開了你的網頁,上面你和男人一起合拍的結婚證書已經不知道被多少了轉發了。

你像是久沒上油的機械一樣慢慢的將腦袋轉像男人,而男人還在對著你笑。

別,別慌,先找時光機!

—————————分隔線——————————

好久不見啊~最近天氣好熱啊,一個超級煩躁,期末有一堆事情要做,再加上我那個來,完全沒有寫文的心情哭哭。
我大概已經被遺忘了。
是說沒寫文的時間一久,就開始有點不太知道要怎麼寫了,真可怕,果然不進則退啊。
是說每次寫三明時,總是特別羞澀,別人我可能已經開了一萬公里的車了,但是三日月我永遠只敢牽牽手。

#論盛世美顏的殺傷力#
#然而我堅定的蹲在牆頭#
#我不翻不翻就不翻#

是說如果手機版想寫肉該怎麼不會被屏蔽呢?

感謝各位收看!(鞠躬)

*無塗色、渣指繪*

獻給我吃可愛長大的被被切國廣,他真的好甜(捂心)

忽然想到昨天還為骨喰喝采,然後半夜又抱著刀匠舔舔,今天我又愛上了被被,我爬牆的速度連我自己都怕ouo

#腦波非常弱的審神者#

【刀劍亂舞】明月幾時有

審神者喝醉後,其實蠻安分的。

不像次郎太刀藉著醉意不倫不類的直接來了段演歌被哥哥太郎太刀拖走,也不像加州清光醉了後隨便抓著一個人就瘋狂的問自己可不可愛,更不像鶴丸國永喝醉了還不老實,蹦跳著在酒中這裡偷加點辣粉、那裡偷兌點烈酒,比短刀還活潑。

只是在本丸的萬葉櫻下瘋狂的唸著三日月宗近的名字,在喝醉後就群魔亂舞的本丸中,也算是安分了吧。

也不是不能理解,審神者入職的原因就是在招募人才的海報上,看到了時之政府的萬年看板郎三日月,自認顏狗的審神者二話不說直接簽了賣身契,包袱都沒拿就直接來這了。

但是審神者自擔任本丸領導者的一年以來,從來沒有獲得任何一把三日月宗近,就算把厚樫山的山頭踏平了,也依然不見那個走失老人的蹤影。

也不是審神者特別非,活動與限鍛都特別順利的審神者,小烏丸和數珠丸早就加入了喝茶組、鶴丸們打起了麻將、幫小狐丸們梳毛就能耗掉一整天、江雪們霸佔了內番的半壁江山、明石們都快沒地方躺了。

在這種情況下,審神者依然沒有屬於她的三日月宗近,也不知道是歐還是非。

每次在審神者聚會時,總是帶著初始刀山姥切國廣裝新手求三日月鍛造公式,又或是在論壇上急求什麼時候鍛刀才是能出三日月的良辰吉時,瘋狂到都變成都市傳說了,這種時候,本丸中的刀刀們都特別想扶額嘆息。

雖然審神者想要三日月宗近想要的瘋魔了,但也不是個壞心的,刀劍們想要的就買,累了就休息,輕傷就去手入,比起一些同樣是非的不行還瘋狂鍛刀的暗黑本丸,審神者已經是個大好人了。

就是沒有三日月宗近。

聽說最近和朋友入了個邪教,不能擁有三日月宗近就惡搞他什麼的,在網路上放了許多三日月宗近的MMD,一些特別容易閃到腰的姿勢都給他用上去,讓爺爺看看非洲人的怒火。

然而一直到朋友因為有了三日月宗近而退圈什麼的,審神者依然沒有這把刀。

在萬屋看見三日月宗近的看板會想帶回家,有關三日月的產品一定預購,刀都還沒影呢替換用的刀拵已經堆成山,上好的茶葉也不知道被喝茶組的喝掉多少了,然而還是沒有一把三日月。

夜越來越深,月亮也從原本的正中央落下,一期在房間照顧著偷喝酒水醉倒的亂,石切丸帶著背著今劍的岩融慢吞吞的走了,笑面青江和龜甲正宗聊著兒少不宜的話題離開,最早醉倒的長谷部在燭台切的攙扶之下也走了。所有的刀男們都離開了,而審神者還躺在櫻花樹下,嘟囔著三日月的名字。

你嘆了口氣,從鍛刀室緩步走出來,手中還拿著一張毯子。

俯下身,你將毯子蓋到審神者身上後,一個用力,就將審神者公主抱起,然後行走在昏暗的長廊上。

「唔……三日月……」審神者看了你一眼,無神的眼睛告訴你她還未清醒。

果然,她又咕噥幾句,將身體調整成更舒服的姿勢後,又再度閉上了眼。

你繼續行走在彷彿沒有盡頭的長廊上。

然而,再長的路也有盡頭,你到達了你的目的地,審神者位於本丸的房間。

將審神者放下時,你看著審神者恬靜的睡顏,忍不住開口。

「怎麼可能讓你鍛出三日月呢,那我豈不是連見你一面都無法了。」

……………分隔線……………

哈哈哈!沒錯,雖說整篇都在寫三日月,但其實真正的男主是刀匠啦!最近看了一個太太寫的關於實名認證的文,刀匠戳我心,決定嫁了www

#回憶中的三明#
#我選擇刀匠#
#沒錯我就是要嫖他#

話說各位是不是還在煩惱不管丟多少材料依然鍛不出想要的刀?是不是刀匠永遠把130拍在你的臉上?那都是他愛你的表現阿!還不跟我一起愛他!(瘋了)

然後是題外話,膝蓋摔傷的傷口開始結痂,然後超級癢又不能抓,於是一直呈現將手抬起來,將手放下來的韻律操動作。

感謝各位收看!(鞠躬)

2-2驚見骨喰,真不愧我那麼愛你,我日版的運氣沒有陸版好,玩陸版時因為剛好趕上限鍛送資源,第二天大太刀們就相繼從鍛刀爐中跳出來了,第一爐次郎一出,第二爐太郎就出來了,一種擔心自家弟弟做出什麼有違神刀的事讓我現在想想都想開篇文,然後papa是和長腿部一起來的,唉,怎麼想還是舊本丸好(´Д⊂ヽ